第30个世界艾滋病日 北京防控艾滋7年累计财政投入2亿

北京2017-11-28 17:33来源阅读(6029)
第30个“世界艾滋病日”为促进京津冀地区的艾滋病防治宣传工作,提高大学生对艾滋病的认识,在北京、天津、河北、香港11月25日联合举办的“2017京津冀高校大学生艾滋病防控宣传辩论赛”。
第30个世界艾滋病日 北京防控艾滋7年累计财政投入2亿
通过这次活动,东道国社会传递了两个重要的观点:  
第一,艾滋病感染的现状是稳定的,政府采取了各种措施来预防和控制艾滋病。  
第二,在防治艾滋病方面仍有许多问题亟待解决。  
在过去7年里,中国在防治艾滋病方面投入了2亿元人民币  
事件,卫生行业已经从北京市规划委员会获悉,北京艾滋病流行的主要传播途径是性传播,在其中男性行为人群呈现出更高的疫情,以及年轻患者和患者的份额。  
据悉,自1985年以来该国首次艾滋病病例报道,截至10月31日,2017年,累计报告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患者,共25648例患者经性传播艾滋病毒/艾滋病感染者或占91.1%,包括同性恋传播占66.96%。新报告1-2017年10月HIV感染者和患者3053例,较上年同期下降2.62%,该比率为18.32:1,HIV/AIDS患者通过性行为传播,占97.15%,同性恋传播占72.32%。  
值得一提的是,北京艾滋病病例的数量已趋于稳定,活病的数量持续上升,死亡率明显下降。注射毒品的数量继续减少,给吸毒者注射新感染的药物也在控制之中。  
通过各种措施,预防和控制艾滋病已取得一定成效,但未来的防治、诊断和治疗途径将是平的?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众所周知,吸毒者是艾滋病的高发人群,如何戒毒,并成为降低吸毒者HIV感染风险的关键环节。  
在会上,中国科学院辩论小组提出,个人应该主动承担药物成瘾过程中的责任。“在强制戒毒治疗中,吸毒者可以完全摆脱对毒品的心理和生理依赖,但94%的人将在一年内重新获得。”吸毒者不应该对自己的生活负责吗?  
“仍然缺乏药物,吸毒的过程,以及药物成瘾的机制。”南开大学辩论队认为,许多人不愿主动解毒,社会也有责任。“许多成瘾者是孤立的,无法找到伴侣,无法回到正常的工作和生活,强迫他们被封闭在一个可以被重新吸收的小空间里。”社会需要为他们提供一个更具包容性的环境。  
除了关于药物成瘾的讨论,艾滋病本身的主要医学问题本身也是社会问题,这也导致了激烈的讨论。
 第30个世界艾滋病日 北京防控艾滋7年累计财政投入2亿
艾滋病病原体的解决方法是从根本上解决艾滋病问题。“中国人民公安大学辩论队认为艾滋病主要是由医学问题引起的,从医学的角度来看,解决艾滋病问题更有帮助。”  
艾滋病毒/艾滋病在社会中存在和传播,虽然它是由艾滋病病原体的传播引起的,但它与人类的社会行为密切相关。艾滋病是男性行为的激增,而不仅仅是医学问题。没有避孕套、性交易和不道德的性行为的同性性行为都为艾滋病的传播提供了温床。河北科技大学辩论队从另一个角度阐述了艾滋病的出现和传播。他们认为,即使研制出艾滋病疫苗来解决艾滋病问题,它也可能导致艾滋病等疾病。“如果你不遵循性行为的社会道德,它也会导致艾滋病、艾滋病毒/艾滋病。”  
艾滋病毒/艾滋病是预防和控制的关键部分吗?这两支大学辩论队有自己的观点。  
“艾滋病毒/艾滋病预防和控制应用表明,95.59%的人说他们在充分解释不戴避孕套的危险后放弃了嫖娼的做法。”北京师范大学的辩论队提出,这些警告更有利于艾滋病的预防和控制。治疗和治疗感染者或病人的治疗依从性将显著提高。

(顶一下,这篇文章就能上头条!)

1:文章内容均来自于网络或网友匿名投稿,不代表患者心观点。
2:如因投稿内容导致权益受到影响,请点本站底部联系我们。

滚动阅读